必赢网址-必赢437-www437com

热门关键词: 必赢网址,必赢437,www437com

必赢网址颠倒顺序的日记本,无与伦比的自由

我的感情已濒临失控的边缘,只要稍微一会的独处,便会有无数哀伤的情绪涌入,那些平日里被忽略、掩饰的“罪恶感”终于翻身作主人,我已不再是我。――江门

必赢网址 1

睡前,她还是如往常一样,靠着桌子写日记。每天写日记,最初的理由早已忘记,或者也不重要。习惯让一个人安心。她写着今天早上在公车上遇到了色眯眯的老头。差一点点就迟到的心情。中午到公司楼下的自助餐吃东西时、竟然在咕咾肉里看见疑似蟑螂须须的细线。星巴克的外带咖啡买一送一让她心情大好。下班前看到老板对着秘书大骂全公司的气氛超紧绷。隔壁桌的小王又递纸条过来约晚餐,不过她只想一个人吃。买了鸡腿便当,租了一片“火线追缉令”DVD,打发了半个晚上……剩下的半个晚上,看点料理东西军回放就过去了……部落格盛行的现在,她不是没想过用电脑写日记,试了几次,感觉都怪怪的,没有纪录的真实感。或许是血液里还流动着某种情怀吧,舍弃了充满弹性的键盘,她回过头,还是用铅笔慢慢在日记本上刻下流水帐。不管写下了什么,日记的最后一行,总是留给她交往了三年的男友。阿叶,今天又快过了。我已经有十一天没有梦到你了,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。晚安。床就靠在书桌旁,桌上留了一盏小灯。日记本没有阖上。洗澡时脱下的手表,跟眼镜一起横放在刚刚写好的日常生活上,好让阿叶乘风来看她时,也能读读她日复一日的想念。她抱着男友过去睡的枕头,闻着好久好久前他留下来的味道。就快一年了吧。如果当初阿叶没有在那一张纸落下名字,现在,他们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呢?也许才一起看完晚场电影,他送她回家,在楼下恋恋不舍地亲了又亲。也许今天是刚刚拍完婚纱、一回家两个人都累到不行地摔在床上睡着吧。也许只是平凡的一天。他满身大汗地结束慢跑,回家冲凉。而她也刚刚写完日记,准备上床睡觉。如果阿叶没有搭上那一班飞机,现在,他人会在哪里?还是东躲西藏,惶惶不可终日?还是干脆变成了他们之中的一份子,从恐惧别人变成别人的恐惧?还是幸运得到贵人帮助,把债务解决,然后回头再追自己一次?有太多的如果,太多充满叹息、却没有意义的问号。这就是人生吧。日记仔细纪录下来的,恐怕是人生中最没有想象力的一种可能。睡意渐浓。睡意渐浓。咚。有什么东西重重落在窗外阳台上。“谁?”她坐了起来。才刚刚听见落地窗慢慢被打开的声音,一瞬间,一个人影便打雷般撞了过来。她呆住。“嘿!”那人影一拳正中她的鼻子,发出沉闷的裂响。她的脸迅速往后一折,床垫下陷。那不速之客已在那重重一拳之后落在床上,双脚叉在她的身上。“……”她用很奇怪的眼神,在昏黄的小灯光中,看着坐在她身上的人影。第一次,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恐惧,而是迷惘。人影笑了。“首先自我介绍……算了。哈!”戴着耳机、听着重摇滚音乐的人影露出疯狂的笑容:“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,啦!”她开口说了几个字,这个人影的拳头已像狂风暴雨般砸在她的脸上。Mr.NeverDie。压抑太久了。绝对是压抑太久了。不断灌进耳朵的联合公园现场演唱会,主唱的叫喊,鼓手的连击,群众的鼓噪嘶吼声,Mr.NeverDie的双拳像装了喷射引擎,火力全开,足足打了一分钟。再加场一分钟。停下来的时候,拳头上已沾满了红色的碎骨与肉泥。脱掉耳机。Mr.NeverDie老练地将赖床的她扛了起来,扔进浴室。“接下来,这个房间是我的了,哈哈!”他对着坐在马桶上的她说。关上浴室的门。他先是掠夺了这个陌生人的冰箱,可惜只有矿泉水跟一包巧克力脆笛酥。然后大大方方躺在床上看了一下子电视,乱转乱转,跟以前愉快的时光一样。腻了,就东翻西翻。只一下子,他看到了被眼镜与手表压住的那一本日记。日记啊……Mr.NeverDie笑了出来。真是老土,竟然还是用铅笔?他一屁股坐下,双脚大分岔放在桌子上,翻着这素昧平生的女人日记。日记里密密麻麻,铅笔痕迹又偏淡,看得一时眼花撩乱,只是快速翻页。其中有几页用胶水粘着几张看似目标与男友的合照,吸引了他的目光停顿。“……”Mr.NeverDie漫不在乎地看着。照片里的男人,双手从后面环抱在女人的肚子上,两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笑容。这个男人,怎么有点眼熟啊……越看,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一股焦躁从拿着日记本的指尖侵袭着Mr.NeverDie,无名火起。“什么啊!”他大力阖上日记本,走进浴室。五官彻底碎裂的女人坐在马桶上,任由Mr.NeverDie将她跨过。“借一下啊。”他看着塑胶架子上琳琅满目的清洁用品。打开水龙头,压到红色最左,开到最大。也不分什么作用了,他随手拿着最大罐的橘色洗发精,直接挤在头顶上,一口气就挤了四分之一罐。黏黏的洗发精顺着地心引力流泄过他混浊的脸、熊一样的脖子,沿路直下。女人平常在用的洗发精很香很腻,蜂蜜一样。水温如火焰,力道很够,从莲蓬头激射而出的滚烫热水冲得他眼皮发颤,皮肤发红发肿。连着黄黄的泡沫,一鼓作气把核子废料级的臭气冲到脚底。好久没这么从容自在地洗澡了,但Mr.NeverDie却洗得很不痛快。耳朵里都是瀑布般的水声,眉毛上覆盖着软软的泡沫。在想什么呢。什么也不想去想。“!”他陡然睁开眼睛。水珠从睫毛上喷开。裸着身子从浴室冲到书桌,连一个眨眼的时间都没用上。浑身冒着蒸气,他湿淋淋的双手翻开日记本,瞪着那张普通至极的男女合照。有一个小时,他的身子连一根寒毛都没动过。身后持续传来热水喷射的声音,白色的蒸气从浴室缓缓弥漫开来。吱。吱吱。一只黑色的牛皮纸袋从门缝底下鬼祟钻动的声音,将他从极静中震回现实。转过头。Mr.NeverDie用恍若沉石的脚步,艰难地走进浴室。湿润的白色蒸气里,马桶上,整张脸爆碎的女人垂着头坐着。她自然无法有表情,他也不晓得自己脸上的肌肉正如何回应。Mr.NeverDie又以这样的姿势呆立了一个小时。为什么。自己竟然会忘了这个女人呢?为什么。自己的长相,连自己都没有印象了呢?从什么时候开始,即使是对着镜子刮胡子,也没有再注意自己的脸?日记本里黏贴的几十张照片,那个男人,应该就是自己。……为什么要用“应该”?怎么会用到“应该”?对于自己的过去,几乎没有真实的记忆,只有几个太过破碎的画面,不断用蒙太奇的手法在Mr.NeverDie的脑中胡乱运镜,再进行不合逻辑的拙劣剪接。太扯。这真的是太扯太扯了。连最森严的监狱都敢从正面硬闯的Mr.NeverDie。现在,竟不敢往前踏一步。这女人,应该跟自己在一起过。在一起多久?依稀两个人有做过。除了做过之外还做过些什么?好模糊。既然在一起过,自己怎么会认她不出,还乱拳把她活活揍死呢?这个女人在被揍了第一拳后,用奇怪的表情看着自己,讲了一句话。那句话是什么?他戴着耳机,没有听到,光回想女人说话的嘴型他也没有印象。他生硬地转身。所有的答案,所有的过去,都在那女人的日记里吧。全身干冷的Mr.NeverDie端正坐在书桌上,慢慢地从日记本第一页开始读起。读到最后一页。“是这样的吗?”从他喉咙里发出的声音,异常空洞。然后,再从书架里乱七八糟翻出两本早已写完的日记,依旧是从头看起。自从成为了杀手,他没有一天不向别人、不向自己炫耀他的“已死一次、不会再死”的绝对奇迹,他所作的一切夸张行径无不在印证他的信仰,他唯一的信仰。也所以,他没有忘记,自己早就死在太平洋上的万尺高空。他没有忘记,那一本充满诅咒气息的护照。他没有忘记,第一次看见子弹的轨道的异常感。他没有忘记阿莫。记忆到此为止。脑中发出了尖锐的唧唧唧唧胶卷卡住声,无法往前回溯。除此之外呢?是什么人押着自己好几天?自己是为了什么被囚禁起来?杀手阿莫被自己宰了之前跟他对决的又是什么人?理所当然是同一批人吧?自己是十项竞赛的田径选手,这点很有印象,但自己跟什么人比赛过、在哪里比赛过?(〃文〃心〃手〃打〃组〃手〃打〃整〃理〃)为什么Mr.NeverDie没有意识到,他根本不回忆过去?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完全不跟日记里那一个叫“阿叶”的人对话,完全失去那一个叫阿叶的人的记忆,乃至……日记里形容的阿叶,跟正在看日记的自己,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。阿叶,谢谢你今天跟我一起把小猫送到兽医那里,谢谢。下了一整天的雨,在家里闷了好久,没想到你还是来了。好高兴喔。一直提前女友是怎样,你现在明明就是在跟我交往啊,笨蛋!谢谢你帮我还DVD喔阿叶,还帮我缴逾期,怎么人那么好啊。对不起我今天耍任性了。对不起对不起。阿叶,练跑不要太累了,也不要太勉强自己。没有金牌,你还是最棒的!我真的撑不下去了,阿叶。那些人好可怕。你今天对我也好可怕。好想你,阿叶。希望你今天找得到安全的地方睡觉。好难受。过去的自己,仿佛只活在这本日记里。那个叫苍叶的男人,懦弱,胆怯,缺乏雄心壮志,可是体贴,细心,擅长观察,会记得女友一百个生活小习惯。如果那叫苍叶的男人站在现在的Mr.NeverDie面前,赤手空拳,一对一,二十秒内遭到压制,一分钟之内就会被彻底消灭。但那又怎样。那还是自己。缓缓读着日记,模糊地重新认识另一个自己。——死去的自己。没错,自己货真价实地死了。死得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。唯一能证明自己确实活过的人,几个小时前,被自己嘿嘿嘿乱拳打死。现在正捧着日记的这个男人,浑身刺满嚣张自由的强韧躯壳。是谁?没有戏剧性的热泪盈眶,只有僵硬的阅读姿势。天早亮了。让人难以忍受的热水声持续不断。他一直没能再进去浴室,跨过把守在马桶上的女人,将水龙头栓紧。接下来。接下来的接下来,自己在阖上日记本的接下来,该做些什么?先是痛哭一场,再好好埋了那个女人。重要的是,想办法找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买凶要杀那个女人,疯狂复仇一番。……一般人应该都是这么做的吧?所以,到底是什么人会想买下这么一个彻底普通的女人的命?从日记本上完全看不出来。找邹哥打听,必要的时候用上逼问的方式也要邹哥把雇主讲出来。一定要把那个人杀掉,用比刚刚更暴力十倍的方法,把他零零碎碎地杀掉。再然后呢?努力回忆,踏上寻找自我之旅,将现在的自己与过去自己慢慢连结起来。心脏跳得好快好快。然后倏地完全停止——“不要!”心脏恢复跳动。瞬间,Mr.NeverDie狠狠往自己的下巴,轰出一记超猛的上勾拳!惊人的力道将Mr.NeverDie自己轰得头昏眼花,屁股给震离了椅子。若有人在旁目睹这个景象,一定无法想象真有人可以对自己挥出这种拳头。阿叶,今天你很认真跟我讨论不当职业运动员的退路,我好开心你的成熟。其实做什么都无所谓,重要的是我们会一直相互扶持喔。“出去!给我滚出去!”Mr.NeverDie大吼,还趴在地上的他立刻给自己的后脑杓一记回拳。意识瞬间中断,一阵空白之后,他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站了起来。怎么了,一整天都看你闷闷的,逗你说话你也不回应。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希望明天你打电话过来,声音又是好好的了。“滚出我的身体!你这个胆小鬼!”Mr.NeverDie一头撞在墙上,差点没有昏死过去。没有昏死过去,所以摇摇晃晃爬起来再撞一次。阿叶今天好棒,我最喜欢刚刚做爱完的你,在我耳边轻轻说话了。不过不可以再射在里面了啦,我好怕在结婚前就有小北鼻喔……“休想拖累我!滚!滚!滚!滚!滚!滚!滚!滚!”双脚像打桩一样插在地上,Mr.NeverDie左右开弓,不断朝脸上一阵狂砸。左。右。左。右。惊人的意志力让他在被自己的右拳击昏前,立刻又被自己的左拳打醒。又快昏倒的瞬间,肉体自动反射的另一拳又把自己重重惊醒。月经终于来了,真的是松了好大一口气。你啊,真的很坏,所以我决定晚一个礼拜再告诉你,让你担心!“杀了你!杀了你!你这个一点都不强的胆小鬼!”鼻血狂喷,双眼爆红,Mr.NeverDie对着身体里面的另一个名字大吼。他快速抬起左脚膝盖,头低下,用泰拳的姿势发疯似攻击自己的脸。每一下膝击,都足以让自己严重脑震荡。阿叶,我好担心你。我不知道跟你分手对不对,我只是好害怕,真的!对不起我办不到,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“死了就别再出来!看我再把你杀一次!杀……杀!”Mr.NeverDie在天旋地转的脑震荡下,胡乱用力一跳,正好跳上了桌子。完全鄙弃了人体对死亡的自动回避功能,他索性一百八十度后空翻……犹如零式战机,Mr.NeverDie头部向下,笔直坠地,撞出好大一声。这一下,脖子差点硬生生折成两半。就算是Mr.NeverDie这种不需要脑的疯子,也花了一分钟才爬起来。鲜血像爆米花一样从他的头盖骨上,砰砰砰砰喷了出来,他差点鼓掌。阿叶……阿叶……阿叶…………“哈哈哈哈哈!没用的!我已经彻底把你忘记啦!嘻嘻哈哈哈!”Mr.NeverDie一边狂笑,一边用拳头朝自己的鼻子正中央轰去。“哈!不敢出来了吧!才刚刚开始咧!”“哈哈哈我在说什么啊?我在跟谁说话啊?哈哈哈哈就说都忘啦!”“休想借尸还魂!我可是一步都不会退让的喔,哈哈哈哈!”如此痛扁自己,实在有点累了,Mr.NeverDie改用口齿不清的嘴炮攻击。“来啊?再来啊?你这个一拳都不敢还手的废物!活该!”“废物!说你啊废物!”“你叫什么名字?哈哈哈哈哈我一点也没有兴趣啊!叫废物就可以了!”“来啊!给你一点机会上啊!怎么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咧!”“干!信不信我可以……连死人都可以杀掉!”此时,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连续敲门声。一个男人在外头大吼大叫:“搞什么啊,别人都不用睡觉吗?”吐了一口血,Mr.NeverDie大刺刺把门打开。门外头,那怒气冲冲的男人一看到模样濒死的Mr.NeverDie,一呆。“帮个忙,别死啊!”Mr.NeverDie一把将目瞪口呆的男人抓进房间。接下来的一分钟,那敲门男人发生的惊人遭遇,谁也不忍心多看一眼。多亏了那奄奄一息的男人当了出气包,Mr.NeverDie忘了自己还没有确实杀死自己,停手了,刚刚那些累积的疼痛才在体内一鼓作气发酵,仿佛有人不断在血管里进行核爆。“他马的,也太痛了吧!”Mr.NeverDie痛到,连昏过去逃避痛苦都失去资格。抱头惨叫时,他瞥眼看到躺在地上的那男人,Mr.NeverDie猛地想到……刚刚在乱打男人出气的时候,好像会暂时忘记痛苦?是吧?刚刚好像就是那么一回事吧?于是他大步踏出房门,随便走到另一扇门前,手指狂按门铃。门打开,是个睡眼惺忪的上班族男人。“撑住!”Mr.NeverDie一个头锤就轰了下去。二十三分钟内,他按了十四个门铃。门不开的,他就从外墙,手脚并用壁游进去,照样用暴力转嫁他的痛苦。不愧是专家。这一栋出租住宅大楼,共计二十一个人没能准时上班上学,却只死了一个被揍到面貌难以辨识的女人。她依旧坐在马桶上,浑身沾满了湿淋淋的蒸气。带着鼻青脸肿不足以形容的惨状,Mr.NeverDie坐在陌生人的房间里,打开陌生人的冰箱,吃着陌生人的草莓冰淇淋。Mr.NeverDie冷冷地拿起手机。“邹哥。”“……你知道现在几点?”几点都一样。唯有一个办法,可以从此不迷惑,不被过去的灵魂纠缠。现在的Mr.NeverDie,一定要狠狠将过去抛开,扔开,甩开,拉出一段“苍叶”远远也追企不上的距离。必要的时候不惜将认识那一个叫“苍叶”的每一个人,统统杀掉,永除后患。“邹哥。”“……有话快说。”“我的人生,要过得比现在夸张一百倍!”

翻开这本陈旧的日记本,第一页上便是这个叫做“江门”的人写的日记,字体说不上好看,但是工整清秀,似乎在诉说写日记的是名女性。刻印着日月交替的塑胶封面上落有薄薄的一层灰,用中指划过,指尖沾上的灰黑污渍让他感到不悦。他有着严重的洁癖,不容许自己的身体碰到一丝一毫的肮脏,他要去洗手。

当第一道光线穿透天空的黑暗,光芒洒向大地,天空开始蒙蒙亮起来,微风吹过湖面,又像一只无形的大手轻抚着所有能接触的事物,带来一个清凉的早晨。

在这间豪华的酒店房间里,顾斐正在浴室放水,洁净的热水从他的打满香皂的手上流过,裹挟着的透明的泡沫让他感到舒适,刚沾过污渍的手指已变得焕然一新,在浴室顶端的昏黄灯光照射下,隐约反射出几缕光芒,似乎在现示他的卓尔不群。如果不是从耳鬓就开始长出的络腮胡子一直疯狂生长着,他的这张五官端正的脸倒也是耐看,只不过那双眼睛在这水汽里忽隐忽现,看不真切。

“大家快过来看,这里有个青年男人只穿了一件小裤衩躺着石椅上睡觉。”一个早起到湖边晨跑的老太太惊讶的叫出声来,叫喊声吸引了无数的人过来围观,那些人纷纷拿出手机拍摄起来,嬉嬉笑笑的发朋友圈来告知发生一件有趣的事。

明亮宽敞的房间里十分安静,突然传来的警铃声打破了这份安宁,吵杂的声音显然让隔着两扇门的浴室里的顾斐十分难受。浴室里热气腾腾,倒有一瓶香水的浴盆里香气四溢,顾斐就泡在里面。可惜没有撒上洁白的花瓣,不然倒是有种古时美人沐浴的那种美感,顾斐也觉得有点遗憾,不过有香水香气,他也觉得不错,只要能让自己变得一尘不染。要不是客厅传来声音,他是要睡着了。

“怎么这么吵,~我在哪里阿。”钱浩迷迷糊糊的开口,说到一半睁开朦胧的眼睛,马上惊恐的叫大声起来。

警铃声急促而短暂,等到顾斐急急忙忙地跑到客厅时,它已消失。顾斐仔细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,他来到门口,伏耳贴在门上,注意门外的动静;他又来到窗边,俯视楼下街道旁的动向;最后他来到床底下,用手摸了摸床底,在确认了什么后,他又环顾四周,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,是电视里正在播报的一则新闻,他笑了,为自己的胆小而发出一声自嘲的声音。他调小了电视的声音,却发现电视的音量并不大,但是自己怎么能隔着两扇门从浴室听到的呢?大概是洗浴能让人达到耳清目明的效果吧,他一边想着,一边又踏进浴室。

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被人打劫了。”一位好心的老伯开口问道。

电视机的新闻频道里,主持人的嘴角一张一合,分不清在说些什么,画面里正播放着某某银行被盗的现场场景,还有一名警察正在接受采访,他说,这是一系列作案,和我市其他几次的银行被抢事件犯罪嫌疑人应该是一个人。当然,这是从新闻下方的文字介绍知晓的,听不到声音,他关掉了声音。此时,滚动字幕显现一行字:系列事件已累计造成4人死亡,7人受伤,嫌犯目前还在搜寻中。

钱浩摇了摇晕眩的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,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马上要围过来看热闹,他脸一红连忙点头编了一个说辞:“老伯,我昨晚是来这边游玩,不知道怎么了,应该是被人打晕了然后打劫了,请您帮个忙借我20元钱,让我打个车回家。”

顾斐再一次泡进浴盆,心情丝毫不受影响,满脸都是享受热水洗礼身体的快感。他的思绪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,那些肮脏的地方他早就不想呆了,他的灵魂正在畅游香格里拉,享受着这与世无争的圣地以及它带来的精神升华。然后,他睡着了,第一次睡的那么香甜。

这个老伯看着钱浩通红的脸孔,手一摇一摆喊到“都散了,都散了,被人打劫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夜幕早已到来,天空漆黑一片,黑云遮住了月亮,只有忽然的一阵冷风吹过,才会隐约看见它的一半面庞。最近的天气一直不怎么好,白天的天空也是阴沉灰暗,按照晚间的天气预报说法,明天将会是迎来晴好的天气。顾斐有点懊恼,他竟然睡在浴室里,他有点不可思议,他经常失眠,总会被一些微小的声音惊醒。他还没有吃晚饭,有点饿,现在已经是夜里10点,他只好点了一份外卖,然后继续睡在床上,耐心等待着。

转头对着钱浩说“这里是50元钱,你赶紧去拦一辆出租车回家。”然后推开围观群众护着钱浩走出人群,一些人还追着连拍了几张照片,钱浩羞愧的一直低着头,手里紧紧拽着50元钱,走着走着匆匆狂奔起来,逃离这个地方。

浑身燥热难受,可能是在热水里泡的时间太长了吧,他的心有些燥热,翻来覆去睡不着,忽然他想起来那本日记。日记应该是这个房间上个客人遗落在这的,他今天入住就发现日记本在桌上。也许是哪个女顾客忘了,一定是个美女,毕竟字体这么工整秀气,而且还写了这么厚的一本日记,无论如何,至少顾斐的直觉是这么认为的。他这次习惯性地拿出一双白手套套在手上。

一间古朴的带着几十年气息的落地房,钱浩躲在房间内呆呆的坐在床头一动不动。

仔细看这本日记,刚刚好写满整个本子,不过每篇日记都没有写日期,有点奇怪。顾斐最初看到的日记,它就是在这个日记本的第一页上,也就是那个印有日月同在的扉页后面的那一页,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,我怎么一点也想不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很久的沉默不语下,突然低吼自问起来。

他直接跳过第一页,翻开接下来的第二页,主人公的人生就模糊出现在顾斐的眼前。

“不可能的,昨晚我跟小江,老鼠他们俩一起去”江门排挡”吃饭,吃到十点,我只喝了两瓶酒,我的酒量一直保持在七瓶,不可能“断片”的,难道是他们整我。”他努力回忆事情的经过。

本文由必赢网址发布于化工塑胶,转载请注明出处:必赢网址颠倒顺序的日记本,无与伦比的自由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